別再搞錯,粉紅兔兔不叫卡娜赫拉!日本創作家 Kanahei 筆下萌萌小動物,一次介紹給你

別再搞錯,粉紅兔兔不叫卡娜赫拉!日本創作家 Kanahei 筆下萌萌小動物,一次介紹給你 封面這兩個可愛的角色,大家看了一定不陌生,但是如果你內心喊出的名字是:「卡娜赫拉!」那你就不夠專業了喔!其實卡娜赫拉 Kanahei 並不是指這兩個角色,它是角色創作者的名字,只是網路上都直接稱呼牠們為卡娜赫拉,大家叫著叫著就習慣了,原來都是一場誤會! 這個來自日本的插畫角色,在台灣有多紅就不需要贅述了,文具、抱枕玩偶、各式各樣集點贈品,甚至是最近推出的佛跳牆,都可以看到這隻粉紅小兔兔的蹤影。創作者 Kanahei 其實是一名來自日本的三十歲年輕媽媽,平時有自己的工作,畫畫是她閒暇之餘的興趣。這兩個角色其實原本只是其他作品的配角而已,原先的創作以人物為角色,而兔子和小鳥點綴在一旁,沒想到牠們倆反而特別受歡迎,搶走了主角的風采。   這隻粉紅小兔兔的名字是兔兔,日文的 Usagi 就是兔子的意思,所以就直翻為兔兔。而總是跟在兔兔身邊的白色小生物,叫做 P助 ,日文唸法是 Piske ,牠是一隻小鳥,也有人說他是小雞,會有這樣兩種不一樣的說法,是因為在日文裡的鳥也可以代表雞的意思,所以牠的身份是個謎,不過可以確定的是,他們兩個已經徹底融化大家的心了!   這兩個小可愛有時候表情淡定,眯眼張嘴微笑著,看起來超級療癒。有時候是眼神放空,露出嫌惡的眼神,用來詮釋厭世人生哲學完全剛剛好。也許是這樣多變的表情,讓牠們兩個迅速竄紅,話題還持續延燒至今。不過作者 Kanahei 最近悄悄推出了全新的角色— 殭屍貓,一貫地呆萌風格,療癒力不減。   殭屍貓外表長得和普通貓咪差不多,但是臉上多了一條長長的疤痕,看得出來作者有特別經營恐怖黑暗的氛圍,但是還是蓋不住可愛的本性!牠被設定為一隻突然從墳墓復活的殭屍貓,居民對他不但不害怕,還非常愛護這隻小貓咪。這隻殭屍貓非常清楚自己作為殭屍的任務,所以平時也會看著電視裡的殭屍,向他們學習如何殭屍跳。沒想到跳到大街上,還是被居民圍觀摸摸了,看來要學習殭屍的陰森黑暗,殭屍貓還要多多努力呀!   看完以上的介紹,是不是覺得實在太可愛了!兔兔和 P助 就不必多說了,但是新角色殭屍貓巧妙地營造出反差萌,期待作者 Kanahei 繼續用這些令人無法抗拒的小動物,萌翻全宇宙!   ㄧ引用自:Can see https://flipermag.com/2017/12/07/kanahei/ㄧ
2018-07-16

重返老派「食」代:台灣本土懷舊零食變遷史

重返老派「食」代:台灣本土懷舊零食變遷史 採訪、撰文:嚴永龍 也許是捨不得過去的美好時光,或者是對生活現況感到不滿,每個人多少都有點懷舊情結,尤其是對孩提時代的舊事物,你我心中總有一種莫名的嚮往。小孩子多半嘴饞得很,當年我們對零食毫無抵抗力,兒時吃過的種種零食,大家還記得多少?   懷舊零食見證社會變遷,社會消費力與零食需求同步躍進 零食的正式名稱是休閒食品(Snack foods),用於滿足口腹之欲的非正餐小食,屬於國民所得及生活水平提高後的流行產物。一般而言,休閒食品的份量適中,無須烹煮可即時食用,方便我們充飢解饞。 據《食力》2018年5月25日至6月8日「懷舊零食大調查」 網路問卷調查統計,在糖果、巧克力、冰品、餅乾、果凍與軟糖及其他品項中,大家最懷念的零食分別為:鐵罐水果糖、森永牛奶糖、王子麵、科學麵、七七乳加、綠豆冰袋、海苔片。約六成的民眾表示最常在國小階段吃零食,但成年後已很少吃,如果想要重溫兒時好滋味,多半到超市、量販店以及超商購買,而非傳統雜貨店。 談及台灣的懷舊零食,必先瞭解本地食品業,其實是隨著台灣的社會發展而逐步成長。多年來投入懷舊文化的研究裡,懷舊達人張哲生亦指出,台灣休閒食品的興起,與台灣20世紀下半葉經濟起飛有極其密切的關係。國民消費能力上升,消費者對於產品的要求就更高,導致台灣零食廠商必須求新求變,從傳統手工到機器自動化,通過改革生產技術,以製作品質更佳的零食,而各種新產品的出現,亦拓展了台灣的零食地圖。 50年代:戰後台灣百廢待興,糖果難得捨不得一口吃掉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,又爆發國共內戰,國民黨最後在西元1949年12月徹退至台灣。那時台灣百廢待興,民生物資相當短缺,許多資源仰賴進口供應,國際收支的逆差很大。雖然美國自1951年開始提供經濟緩助,但直至1965年為止,台灣社會仍處於戰後恢復期,一般老百姓生活艱苦,基本上不會有閒錢買零食。 然而,俗稱「柑仔店」的傳統雜貨店早在日治時期已經出現,儘管選擇十分有限,在50年代的傳統雜貨店裡,還是可以找到一些餅乾或糖果,例如柑仔糖、花生糖和麥芽糖等較為傳統的零食。此外,有些流動攤販也會賣雞蛋冰以及其他冰品。張哲生表示,那時候能吃到糖果是非常難得的事,小孩子通常不願一口吃完,所以品嚐到糖果的甜味後,便會吐出來把它包好,留待下次享用。 60~70年代:經濟起飛荷包漸漲,柑仔店與福利社成零食天堂 台灣在1961~1972年的經濟成長率平均10.2%,經濟開始起飛,當時政府採取「出口導向」政策,設立「加工出口區」,吸引外國人來投資設廠,有助國外的生產技術在台灣傳播,國民所得增加,漸有餘裕購買休閒食品。當時食品工業以製糖業和罐頭業為主,60年代的台灣出現了一些零食廠商,如大田食品(今為「大田海洋食品」)1963年推出的大豬公,以及1968年上市的乖乖系列,產品更內附塑膠製玩具和卡通貼紙。 踏入70年代,零食廠商開始崛起,各式各樣的休閒食品如雨後春荀般出現。較有名氣的鹹味零食包括可樂果、專用來乾吃的王子麵與科學麵。至於甜食則更多,喜年來蛋捲、七七乳加巧克力同樣在這時期誕生,但最有特色的莫過於涼菸糖和牙膏糖。張哲生補充,那時的小孩子非常喜歡這類糖果,一般來說,他們會到學校福利社或傳統雜貨店消費零食,有些傳統雜貨店更提供煮麵服務,小孩子還可以多付10塊,在泡麵上多加一顆雞蛋,與好友們一起大快朵頤。 80~90年代:本地零食產業發展蓬勃,廣告盛行、現代零售通路崛起 休閒食品市場在80年代蓬勃發展,零食廠商紛紛建立起自動化生產系統,開始有品牌行銷的概念,不斷在電視下廣告,甚至邀請台港兩地的當紅明星做代言人。張哲生表示,80年代的零食廣告令人印象深刻,尤其是口香糖的廠商,懂得善用標語口號,向電視觀眾植入消費意識,例如:飛壘口香糖強調「可以吹好大的泡泡」。   那時候,智慧財產權的觀念在台灣尚未普及,相關法律亦不完善,許多零食廠商會直接使用卡通人物的肖像,製作塑膠製玩具或漫畫,放在產品裡作為贈品。以乖乖為例,他會在廣告裡宣傳新推出的附贈玩具,刺激小孩子的購買意欲。後來智慧財產普及化,贈品製作成本提高,廠商只好放棄贈品策略。 值得一提的是,零食銷售的通路體系也在悄悄地改變。自從統一企業在1979年引進7-eleven,台灣便利商店在80~90年代期間高速發展。由最初朝7晚11,到後來的24小時營業,各類商品陸續上架,變得什麼都能賣,便利商店的競爭優勢一直在擴大,再加上量販店等現代通路的興起,傳統雜貨店的生存空間不停被壓縮,日暮途窮。80年代出現過24小時營業的連鎖零食商店,稱為「小豆苗」,然而,其命運與傳統雜貨店一樣,敵不過強勢崛起的現代零售通路,迅速沒落。 經典品牌變成集體回憶,懷舊零食體現當代人文精神 工業技術的革新、零售通路以至消費模式的轉變,都對台灣的零食製造業產生深遠的影響。時移世易,有些老品牌如乖乖、喜年來、味王和大田海洋能夠與時並進,不但成功延續下去,甚至越做越大,也有不少廠商在激烈的競爭中遭到淘汰,轉化為我們的集體回憶。 由此可見,休閒食品市場的成長趨勢在於國民生活型態的變化,懷舊零食的歷史脈絡,實與台灣的社會進程環環扣扣,不同時期的零食品項,或多或少反映當代的社會風貌。因此,懷舊零食不止是純粹的「古早味」,更體現了各個時代的文化精神,總令人心馳神往。 ㄧ引用:關鍵評論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98151ㄧ
2018-07-09